— 坏孩子的天空

在这个世界上公认食物最难吃的国家,出了名的雾都。

我们偶尔会找中国餐馆喝酒,我是属于酒后乱性的类型。

每次都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被荷尔蒙控制了自己。

就这样在微信上认识了Jolin。

她在这边已经六年,她说她比我小。

但我看着她的照片,感觉是一个奔放的女人。

换作平时,我不会留意她,但精虫上脑,我爱上了她紧实的大腿白色裤子包裹的紧紧的。

就这样聊了很多,一会英语一会中文。

可以看的出来她挺看好我的外表和身材,

但她在我屏蔽她之前已经看到了我上传的老婆孩子的照片。

就这样,她一直抗拒着不想破坏家庭,但却继续聊的深入。

她27,读书兼职护佳节又重阳士,一年3万英镑但貌似月光。

这破地方房租其高,且她每月大把的花钱在衣服鞋子上。她从来没有交往过中国男人和黑人,她妈希望她找个中国男人

我还要在这逗留两周,保守估计这周可能她会见我。

这周末她或许会带我去她的住处。

该死的,我每次这样异想天开的时候,事情往往什么都不会发生。

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有背着老婆偷吃。

我告诉自己,她仅仅是微信上一个聊天的朋友。

晚上饿极了,但这个国家连麦当劳KFC都是晚上11点打烊。

我独自一人在酒店房间,

想着,

我抱着儿子带着老婆,开车出去吃热闹美味的宵夜。

Read More

叫爸爸让她异常兴奋

 

事情就这样发生着,距离上一次外甥女事件已经过去了六年。

我此时一个人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出差,在酒店的房间里跟一个由华人家庭领养长大的白人女孩用中文交流着。

 

我为什么说是交流,因为我们正在性交而且流了很多液体。

我告诉她叫爸爸,她不肯,可能是华人家教严格的缘故,她一直不停的哼哼唧唧,就是不肯叫。

我用右手拇指试探的在她的后门摩挲,我知道她只交往过一个亚洲留学生男朋友,这让她异常的兴奋。

借着液体的润滑,我的拇指插了进去,配合下面猛烈的抽动,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爸爸,干死我。爸爸,干死我。

 

第二天阳光异常的美好,我知道在这个国家不能相信天气预报。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金发柔顺,有股淡淡的香气以及蛋蛋的味道,我从后面去抚摸她的盈盈可握的双乳。

她醒了,我靠近她耳边说,叫爸爸。

她回头,嘟着嘴看着我说,爸爸。

我满意的亲吻她,她推开我说,爸爸,你昨晚为什么要操我?

我顿时语塞。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

 

她的父亲是一个中国中年男子,但她说她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亚洲摇滚音乐天团的主唱,

她给我看了他们的合影,可以看出来这个中年男子依旧保持着帅气的气质,干净洒脱。

这跟我的气质不谋而合。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一直喜欢她的这位中国父亲。

 

在这个地方逗留,看着没有一栋超过10层的楼房,我感觉仿佛这才是人类应该居住的地方。

伟大宏伟的建筑经历的千年洗礼,河畔的夕阳映照着摆满了鲜花的酒吧,

我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在这个国度牵着一个白人女孩,度过了一段时光。

 

我走的时候,她都没有让我去见她的爸爸。

没有询问我的姓名,没有询问我的工作,没有询问永久联系方式。

好在我录下了一段影像,希望不会被未成年人保护协会看到。

Read More
九。《这个年代》--- 舅舅帮我
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情感问题,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是她的舅舅,她是我表姐的女儿。当然我只比她大九岁。
自2100年之后,生殖办发现,好的基因在杂乱无章的交配中,
被次等基因给中和掉了很多,尽管2100年后,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所谓的华人,
但其中纯种的炎黄子孙数量锐减。
究其原因有几个方面,其中之一便是华人足协为了拯救华人足球,
大力宣扬华人要容纳黑人卓越的运动基因,导致华人中混杂了很多黑黄人种。
生殖办发现了这种问题的趋势,所以推出了违背所谓的伦理的生育政策,
即卓越基因的家庭,需要有少数男女进行近亲繁殖,以巩固其中的卓越基因。
我很荣幸继承了家族的卓越基因,分别是来自父辈的硕大的阳莫道不消魂具和来自母亲的俊美的外形。
同样如此的,是我这位外甥女,她继承了外婆家惊为天人的华人美女脸庞,
这样的事情其实在纯种华人家庭算是屡见不鲜。
政策摆在了眼前,我必须跟这位外甥女发生关系,且由她为政府生育一名卓越基因儿,
纳入诺亚方舟计划的子计划龙的传人计划中。
我告诉Q这件事情之后,我担心Q以为我下面痒了所以想试试舅舅与外甥女的敦伦,
于是我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们可以用试管技术的,如果你介意的话。
没想到Q微笑着邹了下眉头,抿着嘴说,傻瓜,我知道你是爱我还有我们的小宝贝的,
在这关键的时刻,如果她能过来,或许不是什么坏事呢,再说我也可以在现场啊。
我顿时脑海出现了这样的画面,她在现场督导,使得我毕恭毕敬的完成着一次次的活塞运动。
我苦笑着跟Q再次确认:你确定?
接下来短暂的二十天时间,外甥女来到了我们这个小家庭,刚好空着的房间,准备让她住进去。
没想到Q说跟我们一起睡吧,刚好主卧有张一米八的大床呢。
外甥女看起来真的是出尘脱俗的美貌,而且是如此的有礼貌和乖巧,
我无法想象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她七八岁的时候,
我作为一个年纪不大的舅舅,我怎么老是跟外人一样,她也不敢跟我说话,
我也从未带她出去买过好吃的棒棒糖,或许在她的记忆里,
总是有这么一个所谓的舅舅,过年偶尔跟着父母去她家里吃一顿饭,但却从来不跟她说话。
因为她的乖巧,第一夜相安无事,我也没有想太多,虽然我睡在中间,但我还是侧卧抱着Q。
有的时候Q和她聊天,我甚至感觉Q是不是喜欢她呢,我想起Q以前也跟女人发生过关系,
但Q告诉我,自从跟了我这个鸭之后,她再也不喜欢那冷冰冰的假阳莫道不消魂具了,况且大部分亚洲销售的假阳莫道不消魂具都没我的大。
经过了几天的相处,我们之间变得融洽起来,我也习惯了房间里混杂着两个女人截然不同的香水味。
终于我们约定了今晚要开始,为了华人世界的未来尽自己该尽的义务了。
夜幕降临了,Q把灯关上了,但密集楼层里别人家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出了两个女人美好的轮廓。
Q去掉了我的衣服,我一个太字躺在床上。
我有点紧张,毕竟我是第一次跟两个女人在同一张床上。
并且还有一位是我的外甥女,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Q和外甥女说了几句悄悄话,大致的意思是你想吃哪个部位?外甥女很矜持。
Q说如果你不知道该吃哪里,那就我先来吧。
果然Q一点都不跟我客气,直接一口含住了小和尚,跟吃面条一样,来回的哧溜了几下。
平时可能要哧溜个七八下的,这次这种特殊的场景下,她哧溜了三下之后,就无法再哧溜了。
我也觉得不好意思,怎么一下子就膨胀到了八成的状态了呢,看来我真的是有日子没做了。
伴随着Q舌头和嘴唇来回的嗯嗯声,我仿佛回到了十八岁那年跟我男朋友的第一次。
正当我的思维误入歧途时,我的嘴被一对柔软香甜的嘴唇封住了,我下意识的惊了一下,
我不敢睁开眼睛,因为我怕四目交接带来的尴尬会让这种比初吻还香甜的悸动烟消云散。
双唇贴在一起几秒钟之后,一个嫩滑的小舌头在我的唇上横着扫动了几下,
我没有任何思路,下意识的张开了唇把她含住,那一刻,仿佛触动了某个按钮。
我作为一个舅舅,猛烈的吮吸着外甥女的舌头和嘴唇,她也似乎触电了一般,跟我搅在了一起。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Q让外甥女坐了上去,可是没想到的是,
如此紧实的蜜穴,让我没能坚持到三分钟就一泻而出。
Q大笑起来,我尴尬的提着内裤冲进了洗手间。
Q和外甥女解释说,你舅舅不是早泄,他很强的。外甥女说是吗,哦,没关系啦。
Q提议,要不等下再来一次吧,外甥女乖巧的嗯了一声。
我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时常这样对着镜子看自己,
仿佛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我,看着还算年轻的脸庞,长短一致分布均匀的八字胡,
这个镜子中的男人眉宇之间有股英气,但又似乎透露着一丝坏意。
我告诉自己,生命是如此的屈指可数,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在走向死亡。
如何让世界记住你,但这么想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
作为一个世人,为什么一定要让别人记住你呢?或许我们就这样渐渐的离开,会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不应该浪费两个女人的青春,我需要正视自己的青春。
刚才那股紧张感,以及对生命的思索全部都消失了。
我没有洗去龟莫道不消魂头上残留的精有暗香盈袖液,而是坏笑着走进卧室,一把抓住外甥女的头让她吞了下去。
而Q惊呆着看着我,却被我也拉倒在床,让我躺在了她大腿的内侧。


Read More
九。《这个年代》--- 舅舅帮我
《本来今晚想12点之前入睡的,但突然想起这个内容。觉得有必要写一写,
但刚才写了30分钟,没有好的进展。还是简单的描述下,哪天想起来了,再继续写吧。》
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的情感问题,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是她的舅舅,她是我表姐的女儿。当然我只比她大九岁。
自2100年之后,生殖办发现,好的基因在杂乱无章的交配中,
被次等基因给中和掉了很多,尽管2100年后,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所谓的华人,
但其中纯种的炎黄子孙数量锐减。
究其原因有几个方面,其中之一便是华人足协为了拯救华人足球,
大力宣扬华人要容纳黑人卓越的运动基因,导致华人中混杂了很多黑黄人种,
我们管他们叫便便。
生殖办发现了这种问题的趋势,所以推出了违背所谓的伦理的生育政策,
即卓越基因的家庭,需要有少数男女进行近亲繁殖,以巩固其中的卓越基因。
我的父母很荣幸,分别因为其硕大的阳莫道不消魂具和超高的情商而被评估为卓越基因。
同样如此的,是我这位外甥女,她继承了我表姐惊为天人的华人美女脸庞,
这样的事情其实在纯种华人家庭算是屡见不鲜。
政策摆在了眼前,我必须跟这位外甥女发生关系,且由她为政府生育一名卓越基因儿,
纳入诺亚方舟计划的子计划龙的传人计划中。
这短暂的二十天时间,发生了什么感情和身体的纠葛,
我现在还没想明白。
但是她离开我这位舅舅回家之后,我脑中却常常浮现出她的样子。
这让Q多少感觉有点尴尬。她说她其实也有卓越基因的,可惜就是差一点达到标准。
我问她是什么基因。她没有告诉我。或许这是Q的秘密。
 《晚安。。。》
Read More

Blogcn马上就要关闭了,没有交65RMB的博主的日志将会被系统自动删除。

这真的是件不幸的事情,我之前还期待我的这些东西能保留上百年甚至幻想能永远保留下去直至变成后人眼中的文言文。

 

我这几天一个人在私人日志里转悠,点开那些熟悉而陌生的日志,看着过去的自己,觉得很幼稚。

关键是我看到很多朋友的留言,偶尔点进去看看的他们的页面,大部分都不可见了,小部分可见的,最后的更新都停留在2-3年前。

 

我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或者是到了另一个年代,

周边的事物和人都死寂一般的一动不动,但那些温暖的话语和耳边依稀可闻的背景音乐《第六号车站》,

又让我觉得他们是那么的真实。

 

我告诉自己不要怀念过去了,我或许是为数不多的还在更新blogcn的人了。

我甚至担心我现在写的这些东东,有没有所谓的后台管理员会审阅呢?

又或者,正在审阅我这篇日志的后台管理员,没错,说的就是你呢,你或许会是我现在唯一的读者吗。

 

如果你是个妹子,可以留下QQ,哦,现在大家都用微信了吧。

开玩笑的!我想某种意义上,我已经不会那么性冲动了。这也许就是我之前一直期待的所谓的成熟。

 

我还是想谢谢曾经在我日志下面留言的所有人。

不能一一的把你们的名字都报上来,但我都清晰的记得你们各位,这里还是要重点提几位特殊的朋友。

M是唯一从blog到现实中,且目前都一直联系的,你对我日志的关注让我很意外,我持续更新日志的动力中或许有你的一大块因素吧。

BLYC这位不知是男是女,其实我更觉得你是女孩,从未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也许这辈子都联系不上了。

KK是个同志,是我唯一认为人不错的同志,或许现实生活中他有可能想爆我,好在他还是很有自控力的。

还有谁呢,还有很多朋友,希望你们在现实中能生活的很好,不要忘记时间正在飞逝,别想那些烦人的事情了。

 

后面的日志,我都会以这个年代为故事背景,虽然时间轴有点乱,貌似是发生在100年之后的地球。

其实很多东西说的是这个年代的事情。

而我的父亲,其实就是我本人的缩影。文中的我,就是我未来的儿子(但是现实生活中,我即将迎来的是我的第一个女儿。。)

可以看得出来,我的父亲是个直男,即我也是个直男。而我是个双性恋,后面是否会出现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觉得这要取决于我(我本人)后面的际遇了。说不定我会在欧洲被欧美洋妞灌醉了强奸了都有可能。

 

以上 2013年3月19日 00:40AM   国内时间是2013年3月19日07:40AM

下面是正在酝酿的这个年代。。。

Read More
欢迎使用 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日志。您可以编辑它或是删除它,然后开始写您自己的博客。
Here we go!
八。《这个年代》--- 三年之痒
在和Q发生了无数次关系之后,现在的时间是2109年的三月。 如果你要较真说我又在夸耀自己的性人比黄花瘦能力,那么我就只好给你算一算三年到底做了多少次, 同居在一起的前三个月,Q回忆说真的是下面被搞烂了,但隔一天不做又痒的不行。 中间有一年因为我事业低估,其实我从来没事业高潮过,虽然我想知道事业高潮和生理高潮到底哪种更爽, 那一年我还是隔一天就想gan她一炮,但Q总是因为我赚不到钱而拒绝我,或者草草了事。 现在我还没达到事业的高潮,但是已经可以让她丰衣足食,Q老是喜欢买欧时力,随便一件都上千RMB。
这么算下来,这三年应该是发生了422次关系。
关系就是这么奇妙,Q现在已经不痒了,但是我却开始痒了起来。 我收藏了黄色网站,硬盘里有很多的生活片,Q说我这个男人吃喝嫖赌一个都没有,那就让我尽情的看黄色网站吧。 我为拥有这样一个深明大义的女人而感到自豪。 但有的时候,在Q连连的娇喘中,我用大阳茎紧紧的贴着她下面,一次一次深深的抽插, 我咬住Q的耳垂,问:要不要找个男人干死你? Q说要,大J8干死我吧。 但高潮褪去之后,Q又完全忘记了她说的话, 于是我就一直没有机会看着我喜欢的女人被别人干死的场景。 而且,她也没有机会看到我被别的女人骑在体下的画面。
我现在的工作是卖专业服务,其他部门的女同事老是笑话我,问我的服务到底有多专业。 没人的时候,我会反调戏女同事,但我不会那么娘炮,而是点到为止。 这让我这个部门经理,帅气高大有点邪气的男人在公司总是莫名的被女同事偷看。 往往这个时候,我也会毫不示弱的直直的看这她, 然后她们就都不好意思的干别的事情去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微妙。
自从我离开父母来到这个沿海但不靠海的城市之后, 父亲和母亲总是会给我寄来他们的问候视频,有的时候我可以看得出父亲的手在视频下面做着什么动作。 他真是个老顽童,好在他找到了我母亲这么好的女人。 父亲问我什么时候结婚,他几年前为我准备的深海蜜月再不去就过期了。 我告诉父亲,Q是个好女人,但是还不及母亲那么优秀。
自从地球进入2100年后,海平面上升,导致深海的项目越来越发达了。 深海中都被各国瓜分,斐济成为了太平洋深海国家中实力最强大的国家。 我其实不喜欢深海,因为高中时期的一次深海夏令营给我留下了痛苦的回忆。 当Q问我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的时候,我总是菊花一紧。 今天晚饭后我准备告诉Q,我深海中的痛苦回忆,以及我想跟她分开一阵子的想法。
我躺在国产的量子动力车内,设定了程序从工作地返回高层密集的建筑群。 我和Q居住在密集群中的一栋楼内, 人类在时代的变迁后,又回到了群居的生活,但不同的是,以前大家会赤身裸体坦诚相见, 而现在大家都视而不见,只有到了夜晚,你才能感受到上下左右邻居的存在。 没错,这栋楼的密集程度,是你开窗户之后,就会听到邻居的一颦一笑, 因此我知道了楼上的张先生是个爱放屁给老婆闻的闷骚男, 而楼下的年轻男女总是因为性事短暂而争吵。 回到家后,我没有像往常一样,从后面偷袭正在准备晚饭的Q。
我告诉Q我那次深海之旅去的是钓鱼岛以及其附属岛屿周边, 可惜的是我跟老师同学走散了几个小时,误入了朝鲜国琉球省,遇到了深海拍片的剧组。 那几个小时的经历让我难忘, 因为我被一个女主角和男主角夹在了中间,体会到了前面插着女人蜜穴,后面被人爆的双重高潮, 这部电影因为我是个学生,而把我的面部马赛克了。 Q直直的看着我,拉住我的手,让我不要难过。 Q的表情突然雀跃起来,她说她怀孕了。
作为一个男人, 我没有继续下一话题,我亲亲的将Q揉入怀里, 冥冥之中我感觉,这即将到来的小家伙是个女孩,而且会是个绝世大美女。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尴尬局面,我是拥有妻女的男人。 政府对拥有妻女的男人给予了特殊的权利,即拥有妻女的男人单独享受公务员待遇。 父亲曾经告诉我,这个变革发生在他年轻时候那个淫乱的年代, 大量的社会精英因为工作原因体内的Y染色体数量剧增,注定他们的后代是女儿,而淫乱的年代他们总是因为妻女被人淫而一蹶不振失去事业和家庭。
想到自己即将成为一名荣誉公务员,我并没有高兴。 而我要做的事情,是努力保护好我的女人们。 同时不要去淫别的女人,不管她是个妻还是个女。 我相信在这个年代,地球人总应该向正确的方向进化了。 这一晚,我小心的呵护着Q,在阴有暗香盈袖道的前三分之一处的活动,让Q紧紧的抓着我的背。
Read More

作为一个已婚男人,我表示鸭梨很大。我要担负三个家庭了。
这是件好事,男人就应该这样,给自己施压,然后再找借口去释放压力。
我擦,真是贱啊。

在喝了几杯西凤20年华山论剑之后,感觉小弟弟又有话想说,
小弟弟的思维总是这样直接,他说他想进去。
我说没有!
他说让我给他找个洞,让他进去。
我说没钱!
他说你骗人,你兜里明明有三张红色毛泽东!
我说不够!这附近没有这样的!而且老子也舍不得!
他说没关系啊,你现在进了大公司,待遇提高了很大啊。花点钱没关系!
我说不行,我结婚了,你给我老实点!
他说那实在不行就去做个保健按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勾搭一个!
我说不行!欠人钱可以,欠人感情这事做得心里会很虚!
他说你是不是男人!?
我说我不是男人,怎么会长出你这么粗的家伙?
他说你难道又想回去用毛瑞脑消金兽片打发我?
我说是啊!经济实惠!而且完事后可以自豪的给老婆打电话,查她的岗的时候而一点不心虚。
他说我恨你!
我说随便!等下我就撸死你!小样!

就这样,事情总是在我的控制之中。
但是总是有个想法,在告诉自己,你不能亏待你的小弟弟,
他有思想,他是个独立的个体,独立的人生,他有他的人生价值和人生目标。
我擦。
我猜测他的人生价值和人生目标,肯定跟我不一样。
但是此时,我无法与他交谈,因为他处于睡眠状态。
或许下面一张性感丁字裤大屁股会让他醒来,但是我依然决定不这样做。
因为我记得,曾经在一个叫做黄庭商务酒店的520房间,
他被一个姐姐不停的用嘴亲吻吮吸着,
那个时候,他兴奋的告诉我:我的目标是,100个小妹妹或者小姐姐!
我当时一个太字躺在床上,头依着双手,低头看着他,嘴角露出了微笑。

我希望他能够像我一样,成熟起来。
他虽然不是个男人,但他是男人的象征。
我作为一个已婚男人,应该有更多的担当,更多的责任。
是的!我应该好好教育他,
让他,也尽快成熟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
而不再是那个,看见丰满的鲍鱼就死路一条,只知道冲撞,缺乏技巧的大老粗。

贱人moscowman,你觉得呢?

http_imgload

Read More

七。《这个年代》--- nobody cares

在我教会Q怎么去吃一根东西的时候,Q很机灵的学会了,并且让我欲罢不能。
于是我们决定再次去离学校很远的那个小旅馆,它的名字叫爱琴海。
房费其实很便宜,但Q坚持说这次她来付钱,看着她哀求的眼神,那就随她吧。
店小二看到这一幕,问了一句: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我镇定的回答他:你看不出来么?我是鸭啊。
说完Q和我哈哈大笑起来。

Q说她很喜欢我这只鸭,身材高大,四肢健硕而修长,绝对是鸭中精品。
说着说着便褪去我的健将内裤,一名光着头的健将站起来挡住了她的脸。
其实我留意到Q今天特意穿了件性感内裤,粉红色蕾丝透明,但我却不喜欢。
因为她毛比较丰富,粉红色蕾丝透明下面是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端倪。
我上一次看到这番情景都有点退堂鼓的意思,但我还是披荆斩棘,大刀阔斧的找到了桃花源的入口。
往往这样得来不易的,才是好果实。
果不其然,实在是湿滑而温柔的一片沃土。
我虽然不喜欢她特意准备的粉红色蕾丝内裤,但我不能不把做鸭的事情进行到底,
于是我一把就扯掉了那件粉红色蕾丝内裤,并且告诉她:下次我帮你修理一下毛发吧。
她欣然同意。

在和Q道别后,我们相继决定去找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摊牌。
她说:我的理由就是,我想做个纯娘们。
而我现在都还未想好自己的理由,我如果说我想做个纯爷们,这有点矫情,
因为我在有的时候并不爷们,
比如遇到东北人用东北话骂我的时候,我就萎了。
但分手这件事情必须长痛不如短痛,我要告诉他,我想做个真正的爸爸,就像我父亲一样的爸爸。
他听到之后,没有太大表情的变化,问我幸福吗?
我说你其实也应该去感受一下的。
他说他早就感受过的。并告诉我他之前那段异性恋情的悲惨结局。
他祝福我不会重蹈他的覆辙。
我也祝福他,找到新的伴侣,无论男女。

在回家的路上,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Q,
Q说她现在正忙,虽然她女朋友答应了分手,但要她再爱她一次。
我打趣的问她:需要我去帮忙吗?
她说不需要了,她怕我被吸干。
于是我们就这样顺利的走到了一起。

晚饭后,我跟父亲说起了Q,并且把打算跟Q毕业就结婚的想法做了试探性的汇报。
父亲眉头微索,有些许失望的表情,抽了一口芹菜梗香烟之后,
他说:我以前以为我是双性恋,后来遇到你妈,你妈说她也以为她是双性恋,
但结果是,我们俩太相爱了,就走在异性恋的路上再也没有分歧。
后来我和你妈决定,你极有可能是同性人比黄花瘦爱好,我们会支持你的。
但没想到,你居然回归到上帝创造人类的本意上来了。
我说:上帝创造人类的本意是什么?
父亲用左手套了个圈,右手中指往圈里抽插:是繁殖,只有生生不息的繁殖,才能进化和升华。

我没有继续听下去,就摇着手回到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会是一个新的起点。我想我应该是准备好了的。

Read More

把许多的梦记录下来,然后串起来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如果你也有心记录她的梦,那么试着把这两个世界的故事整在一起吧,因为你是那么的爱她。

all we choose and what we lose is all we have.

一。消魂的69

假如我是一名男球运动员,我的球衣号码必定是69号,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数字。
我时常幻想自己能再长高五厘米,这样我的肩膀就足够让她依偎,或许让她再缩五厘米,也是尚可的事情。
不过在相互生活近两年的时光里,我们的身高和年龄已经不是任何问题,
尽管她比我大三个月,但我还是叫她小妹妹。当然,有时她叫我爸爸,而我则叫她妈妈。

偏偏是这样的情况,我却和另一个女人69了。
我只知道,她有着丰腴的肉身,以及没有任何齿感的技术,
我浑身上下都沸腾不已,这样的口舌太温暖太刺激,我想我等下就要一泄千里。
但事情总是不如人愿,她象一阵青烟一样消失殆尽,
留下一群沸腾的精虫渐渐在冷却。

二。嫁错了人,我好难受

我几乎每天都会问,嫁不嫁?嫁不嫁?
但我目前一无所有,忽悠得了一个礼拜,忽悠不到一个月。
我必须结束现在的这种状态,这种unemployeed状态。
不管是什么骡子还是驴马,我都得骑上一个。
但是,假如我真的有一头驴的话,我肯定要看看它的几吧是否真的抵我两根。
就这样,当她不在我身边的时候,而我也没有一头驴,于是我生活在地狱里。
当她颠簸俩小时来到我的身边,就仿佛天使降临,一切都在感恩。

她说她嫁给了一个男人,她不认识他,但因为我迟迟没有赚到钱,她被迫嫁了。
她说她一直在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有追问她,是否入了洞房,这似乎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听到她嫁给了别人还一直在想我,我感到很欣慰。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在现实中发生,我无法想象,她和别人能否开心的生活一辈子,
因为就象历史书一样,我和她自从出生,就注定要在一起。
这就是我们的destiney。

三。失眠的夜晚

a night without you seems like a lost dream.
我不得不在这里随时来句英文,因为我不想让过去的两年积累的外语水平有所下降。
已经近两个月没和我的那些dude,mate,amigo,buddy们聊天了。
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我现在在这么一个空房间里,过着监狱般的生活。
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已经由不得自己后悔当初的抉择了。
现在继续往前面看,还是有一条明路,我相信当我无悔的走下去的时候,
她会幸福的跟我生活在一起的。
就算是再空空如野的房间,也会被幸福充满。

Read More

这个有着厚重的历史的古城里,有很多的城中村。我对面就是,村里的饭馆面馆非常便宜,活动着很多年轻男女。我住的地方是个单身公寓,我住在顶楼。一直想买望远镜去偷玉枕纱厨窥整个村子,但因工作还未落定,就没有那么多的闲钱。因此,我不能用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刷个便宜的膝上型电脑,甚至是一个电热水壶。出入这栋楼的都是年轻男女,每每在电梯里我们都沉默寡言,但也说不准内心是怎么想的,毕竟大家都是有女朋友或男朋友的人。我一个人住在顶楼,女朋友隔三差五的来慰藉一下我,每当夜幕降临,我会很孤独。看书,健身,给女朋友发段信开头总是喊她妈妈,当妈妈不能及时来这个顶楼的单身公寓而村子里或电梯里的女人靠我很近的时候,从成佳节又重阳人用品店买回的一口咬定捍卫着爱情。我住在顶楼,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个头…

Read More